見證分享

2012年12月23日
洗禮分享 劉泳寧姊妹

  我的職業是作有關推進中國人權的研究。當初選擇入行時,因為見到中國有太多人因為宗教衝突,言論限制或各種“顛覆國家政權”的罪名而被捕入獄,覺得很悲憤,很想為他們出一分力。但當我每天上班習慣性地看著這一些每日都會發生的案件,慢慢地我變得很麻木,再也不會有當初的那一種感覺。尤其面對的工作成效不是太顯著時,我更會質問主究竟想我做些什麼。感覺好像遠離了神那樣,只會埋怨,沒有靈魂,營營役役的生活著。

  因為我要半工讀的關係,更加沒有了空間和主溝通或思考。每天回到家便不知不覺躺在床上睡著了。到了星期日,能準時起身返崇拜的機會更是少之又少。心裏因為各種壓力,對很多事都沒有耐性。崇拜變成了形式化的事,返教會好像是習慣性的一個任務。

  其實我一直選擇洗禮時,我都不太清楚自己為什麼有這決定。感覺上好像是因為覺得:相信主有一段日子了,是時候應該洗禮了。但我忘了基督一路上給我的感動。在人生途上,面對學業、家庭、工作等的困難,祂背著我走過很多的眼淚和擔憂。

  人,很善忘。當初我對生活同信仰慢慢失去熱誠時,主安排了我一個為在囚人士事奉的機會。而當看到他們在獄中仍對主的感激投入,讓我看到自己在信仰上的不足。我看到,其實能可以每星期返崇拜是很幸福的事。但到頭來,過了一個星期後,我依然起不了床上周日敬拜。

  直到十二月頭,看到在新聞上的有關劉霞報道,我哭了。看到李旺陽冤死六個月的時候,我也哭了。我發現自己忘記了熱忱,忘記了打開門讓主進入我的內心,忘記了感動。

  然後,我記起了──由我初信主到決定洗禮,主不離不棄的愛正正是推動我誠心洗禮的動力。我在信仰中不斷的掙扎、試探、出走、歸返、全心信服,然後遺忘,再整個過程重覆上演,但主仍一直在我身邊愛著我,用盡方法將我拉近。但就是通過這些不斷的循環,讓我更相信主的存在。祂不朽的愛讓我記起我應將我的生命全心交付主。

  洗禮,是一種對主的愛的承認。但好像一對結婚了的伴侶,承認了大家,卻仍會有拗撬,仍會有質疑對方的愛的時候。洗禮後,在信仰上仍會有着很多的挑戰。但我相信現在的洗禮,代表了我承認了主對我不朽的愛。就是因為這個原因,我願意交托我的生命於主。讓主告訴我,真正的愛存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