見證分享

2012年12月23日
新葡分享 李浩祥弟兄

  感謝主,讓我有機會作榮耀袮名的見證。除了翻查聖經外,人自身的經歷往往是認識、親近神的好機會,在當中我們能夠認識那位不論困苦或喜樂仍然我們同在的全能上帝。

   我就讀於李惠利中學,是一間循道衛理聯合教會轄下的一所基督教學校。由中一那年起已經知道校內有形形種種的信仰活動。例如學生團契、崇拜,小組活動等。但當時我並沒有抓緊這些讓我去認識上帝、認識信仰的機會。

   在中二那年,我和很多青少年一樣沉迷網上電子遊戲,每天放學不是立刻回家玩電腦便是流連於網吧中。有時候,甚至沉迷玩樂至通宵達旦。在這段期間學業成績一落千丈。與家人的關係亦轉差,尢其是與媽媽看相處,每晚經常提醒我要早點休息,但我卻沒有理會。有時候,媽媽在我面前流起眼淚後靜悄悄的走回睡房。

  興幸我在年青時便有機會認識、相信上帝,中三那年一次週會的主題為福音佈道會,學校邀請了李炳光牧師證道,在決志部份,牧師作呼召,若悔改並立志相信上帝的同學可站起身來。當時腦海不斷浮現媽媽傷心流淚的晝面,我錯了,心裡感到很內疚、羞恥。我渴望一個被願諒的機會。就是這樣,我決志信主了。

  決志後信仰的種子並沒有立即萌芽起來,反而停滯不前,我回到各種生活上的引誘當中,不但沉迷電子遊戲,亦接觸很多色情資訊。我嘗試依靠自己的能力去擺脫這些試探,但每次也失敗,徒勞無功。這段期間感到很矛盾,信了主,行為卻與違背了上帝的真理。人生的方向迷失了。

  我發覺自己與上帝的關係最親蜜的時候總是人生的低谷,就像聖經當中以色列人在患難臨時才親近神,呼求主的拯救。但我親身體會了上帝的大能,憐憫,那位昔在,今在,永在的獨一真神配得讚美。

  2010年12月,媽媽確診患上了第三期肺癌,需要盡快接受化療。還記得那天媽媽一個獨自在睡房,手拿著報告。我倆痛哭起來。

  在化療期間,藥物為媽媽的身體帶來很大的副作用,每次化療後媽媽感到嘔吐、全身腫痛,食慾不挀,脫髮。心靈上,媽媽的靈十分憂傷,生命如枯乾了的樹一樣,豪無氣息、盼望。看看見媽媽這樣,我作兒子亦感到痛心,無助。我當時認為上帝並沒有眷顧這個家,在禱告中我向上帝多次表示生命感到乏力,想放棄。就在這人生低谷的時候,上帝仍然希望我走當前的路,我致電給關慧貞宣教師,selina鼓勵我一家人手拖著手放膽大聲禱告,她說:可以做的事其實可以更多,在這生命的關鍵時候,不要思慮太多,要真正放手,將一切重擔交給上帝由祂帶領。那天晚上我們一家一手拖手在家中放聲禱告,雖然當時爸媽並沒有相信上帝,但我心知道唯有耶和華才會聆聽我們心裡的哀傷、呼求、更與我們一同經歷忠難。如事者,我們一家人每星期總會有幾天在休息前,同心禱告。感謝主,媽媽在留院期間在院牧的陪同下決志信主了!雖然媽媽的病情沒有得到完全的癒,但心靈卻興旺起來。她不再只會自怨自艾,相反生命有盼望起來,縱然仍然繼續與病魔戰鬥,但生命力十分頑強。有時媽媽看到父親垂頭喪氣時更主動給予鼓勵。上帝的恩典大能多奇妙!

  恩典陸續有來!感謝主,媽媽在接受多次化療後能夠參與教會的崇拜,其後接受洗禮堅固自己一生跟從天父的腳步、其後更參與教會事奉。爸爸亦於2011年在家中決志信主了,弟弟亦跟隨爸媽回到教會參與崇拜。這個家已變為基督教的家庭。由上帝作這個家的主。我不得不口唱心和讚美全地至高上帝,祂的作為、恩典確實超乎我所想所求!

  感恩,在生命最危急的關頭,我興幸自己沒有繼續固執,堅持倚靠自己。相反我豪無保留地決定將一切重擔交給上帝。只有祂才了解我的需要,體恤我,與我一同喜樂一同哀哭。與上帝經歷患難後,這不代表信仰的路已走了很多,相信只是開始,因為真正認識上帝的人在接受救恩後,更需要學習在生命中不斷作事奉,學習完全倚靠上帝的供養去將得救的好信息傳揚開去,尋回那些迷失了的羊,直到祂再來的那一天!願將一切榮耀頌讚歸予上帝阿們。